• 伤感的句子
  • 优美的句子
  • 唯美的句子
  • 伤心的句子
  • 名言名句
  • 想念的句子
  • 励志签名
  • 个人签名
  • 感人的话
  • 爱情语录
  • 表白的话
  • 悲伤的句子
  • 搞笑语录
  • 爱情宣言
  • 表白的句子
  • 一句话
  • 经典语录
  • 励志的话
  • 伤心的个性签名
  • 有哲理的话
  • 句子大全
  • 当前位置: 蓬勃范文网 > 好词好句 > 名言名句 > 正文

    爱情佛经经典名句散文

    时间:2017-03-23来源:蓬勃范文网 本文已影响

    篇一:散文优美句子(一)

    喜欢“小清新”类型文章的亲们看过来!给你们整理了一些台湾散文大师林清玄作品中的优美语句,值得我们大家去细细品味哦!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东西就是应该拿出来分享的哈。

    林清玄散文优美语句摘抄整理(一)

    *四月的阳光,不温不火,透明温润有琉璃的质感。四月的阳光,是每一朵花都是水晶雕成,在风里唱着希望之歌,歌声五色仿佛彩虹。四月的阳光,使每一珠草都是翡翠繁生,在土地写着明月之诗,诗章,湛蓝一如海洋。

    *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你的里面,只是你通常并不知道你是多么富有而已,这个内在的自我,或者灵魂,或者心灵中,储满了你所需要的一切;没有一样东西需要向外寻求。

    *人几乎没有一刻安宁地在奔波着,为了要有更好的物质享受,惜福培福的人反而幸福;有道者反而幸福;有道心者反而能自在安逸地过日子。

    *一个不爱惜东西的人,就不会疼惜别人,不会珍惜这个世界,有时候连自己也不懂得珍惜。心灵旧了不懂得修补,最后连丢失了自己都不知道。

    *少年憧憬青春,青年挥霍青春,中年饱受青春的压力,老年人则只有回忆青春了。

    *春时草木滋茂,其色青葱,故曰青春。——《辞典》

    *五愿我希望:

    我的心是广大的海洋,在波动中明净深湛;

    我的心是不动的山林,在崇高处花树青翠;

    我的心是温柔的月光,在宁静里澄澈细致;

    我的心是平坦的田园,在错落间单纯辽远;

    我的心是早晨的太阳,在旋转时温暖遍照。

    *日本大将军黑田孝高的“水五则”:

    一、自己活动,并能推动别人的,是水;

    二、经常探求自己的方向的,是水;

    三、遇到障碍物时,能发挥百倍力量的,是水;

    四、以自己的清洁洗净他人的污浊,有容清纳浊的宽大容量的,是水;

    五、汪洋大海,能蒸发为云,变成雨、雪,或化而为雾,又或凝结成一面如晶莹明镜的冰,不论其变化如何,仍不失其本性的,也是水。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

    *人死了,爱情不死,总比爱情死了,人还活着更有动人的质地。 *假如我们不能忘情,我们也可以从情爱中拔起身影,有一个好的面对,这种心灵的拔起,即是以思念之情代替憾恨之念,以思念之情转换悲苦的心。思念虽有悲意,但那样的悲意是清明的,乃是认识了人生的无常、情爱不能永驻之实相,对自我、对人生、对伴侣的一种悲悯之心。

    *我们常觉得自己美丽善良,别人丑陋恶俗。这是人的通病。若全世界都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找不到一个“自正”的人。所谓“自正”,就是在自我中觉醒,是在找更深更高的自我。我希望做一个自正的人,

    愿能“行不负于所致,言不伤于物类”。

    *我们要轻轻的走路,懂得用心去过活;我们要温柔的呼吸,培育柔软的关怀,我们要深刻的思考,升华广大的慈悲。

    *兰花本是山中草,还向山中种此花;尘世纷纷植盆盈,不如留于伴烟霞。

    *一个人本来自然活在世间,没有什么欲望,但当他过惯了娇贵的生活,就如同生在盆里的兰花,会失去很多自由,失去很多知己,所以人宁可像野生的兰花,活在巨石之缝、高山之顶、幽谷深处与烟霞作伴。

    *难得糊涂: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放一招,退一步、当下安心,非图后来福报也。 ——郑板桥(清)

    *看看一盆盆的野草,我有时会想起我们这些从乡野移居到城市讨生活的人,尽管我们适应了盆里的生活,其实并未改变来自乡野的姿色,而所有的都市人,他们或他们的祖先,不都是来自乡野吗?只是有的人成了名花,忘记了自己的所在罢了。

    *只有人格不断趋向高尚,不怀怨恨的生活,不论在何种情况中都有自尊的人,才能在生活中找到真实的悦乐之泉源。

    *人的贫穷不是来自生活的困顿,而是来自在贫穷生活中失去了人的尊严;人的富有也不是来自财富的累积,而是来自在富裕生活中不失去人的有情。人的富有实则是人心灵中某些高贵特质的展现。

    *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相对的两面,欢乐有多少,忧患就有多少;恨有多切,爱就有那么深;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所以我们要找

    到身心的平衡点,就要去认识这个相对的世界。

    *过去的忧伤喜乐早已不在,我们却因记忆的版图仍随之忧伤喜乐,我们时常堕落于形式之中,无法使自己成为自己,就找不到自由的入口了。

    *能以思念之情来转换情爱失落败坏的人,就可以自己为灯,做自己的归依处,纵是含悲含泪,也不会失去自己的光明。

    *佛经里告诉我们:“生为情有”,意思是人因为有情才会投生到这个世界。因此,凡是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必然会有许多情缘的纠缠,这些情缘使我们在爱河中载沉载浮,使我们在爱河中沉醉迷惑,如果我们不能在情爱中维持清明的距离,就会在情与爱的推迫之下,或贪恋、或仇恨、或愚痴、或堕落、或无知地过这一生。

    *要见山,柔软心要伟岸如山;要看海,柔软心要广大如海。

    *我们评价一个人格调与韵致的高低,要看他失败时的“残心”。没有经过残心的升华,一个人无法有温柔的心。

    *欢喜的心最重要,有欢喜心,则春天时能享受花红草绿,冬天时能欣赏冰雪风霜,晴天时爱晴,雨天时爱雨。

    *两袖一甩,清风明月;仰天一笑,快意平生;布履一双,山河自在。我有明珠一颗,照破山河万朵。

    *一个有情的人虽不能如无情者用那么多的时间来经营实利(因为情感是要付出时间的),可是一个人如果随着冷漠的环境而使自己的心也沉滞,则绝对不是人生之福。

    *人生的幸福是来自于自我心扉的突然洞开,犹如在阴云中突然阳光

    显露、彩虹当空,这些看来平谈无奇的东西,是在一株草里看见了琼楼玉宇,是因为心中有一座有情的宝殿。

    *生命的过程是连续不断而没有断灭的,因而年纪的增长等于是生活数据的累积,到了中年的人,往往生活就纠结成一团乱麻,就拿黄金酒色来压制,企图用物质的追求来麻醉精神的僵滞,以至于心灵的安宁和融合都展现成为物质的积累。

    *不写情词不写诗,

    一方素帕寄心知,

    心知接了颠倒看,

    横也丝来竖也丝,

    这般心事有谁知?

    篇二:浅谈林清玄散文中的佛教思想

    200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论文

    林清玄散文中的佛教思想探微

    21世纪,科技越发统治着人类,人们情绪迷茫,生活被简化为尽快的赚.钱和尽快的花钱。沉思成为奢侈,回味变成浪费。生活节奏加快了,然而却没有了生活,天天争分夺秒,岁岁却感到年华虚度,心灵的原野一片荒芜。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感到精神疲惫,要发狂,变态极端的人也越来越多。人心日益浮躁,情感日益冷漠。

    而佛教正是教人幸福美满的宗教,佛教的目的就是避免我们发狂、医治人们受到损伤,使我们内心深处固有的一切创造性和善良性的本能自然释放出来。让我们得到情感的舒展,给我们的心灵一个宁静的归宿,让我们享受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爱心、宽恕、协和。

    而林清玄就是这样一位有着浓重佛教文化情愫的作家,他用一颗菩提之心关注现世人生,将佛学智慧溶入文学创作而自成风格,并引起了社会的巨大反响。那佛学与林清玄有着怎样的因缘?他的散文中有着怎样的特点?林清玄现象能给我国当代的文学创作什么样的启示?本文拟剖析林清玄散文之独特魅力,以期有新的理论发展。

    一、 林清玄与佛教文化

    (一)家庭影响

    童年的林清玄生长在一个宗教信仰气氛极为浓厚的家庭里,父亲以上三代,对寺庙事务都非常热心。他的父亲林后发是一家“如来佛祖坛”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从小,林清玄便经常随着父亲四处去参拜。他们家中也有个专门的房间摆供桌,供奉着神像,早晚都点着香。大年初一起床后,全家第一件事,就是环游着全镇的寺庙一一去上香礼拜,凡是遇到妈祖生日、观音生日,盛大的集会游行,全镇的人都一齐丢下工作,集合起来,全心全意投入一场宗教式的喧腾中。这种浓厚的民间信仰,使得林清玄从小在许许多多的庙中,“都能感受到一种温暖的情怀”,学生时代的林清玄,“常常并没有特别的理由,也没有朝山进香的准备,就信步走进后山的庙里,在那里独坐一个下午,回来的时候就像改换了一个人,

    共 11 页 第 1 页

    彭友蕾:林清玄散文中的佛教思想探微

    有快乐也沉潜了,有悲伤也平静了。”①

    (二)文人折射

    林清玄对佛学的兴趣和爱好,除了家庭的潜移默化之外,也受到了其他文人的影响。“五四”现代散文作家中,有不少人直接或间接接触佛教文化,既有新文学的开山祖师陈独秀、胡适、鲁迅、周作人等,也有在二十年代已经成名的郁达夫、许地山、废言、宗白华、丰子恺、夏丐尊等。②其中,许地山与丰子恺散文的独具魅力,是与佛教哲学有脱不开的深层关系的。

    林清玄在少年时代,读了许多二、三十年代的作品,这些书给了他很深的感动。林氏后来从事佛教的创作,自然不能摆脱二三十年代与佛学有关的文界奇才的影响。林清玄说他自己的写作深受丰子恺先生的影响,注意朴素深刻与慈悲的胸怀。③但同时他又非常清醒地意识到,他“更重视美好的情境”,④与“五四”时期的丰子恺、许地山等人流露于作品中的悲观、厌世、追求彼岸解脱的佛学思想迥然不同。

    (三)佛缘——两次与佛有关的人生转变

    1、失恋自杀未遂。

    相恋5年的初恋情人向林清玄提出了分手,几天后,他的头发和眉毛都急得掉光了,他选择了一个很唯美的寻死计划,他来到花莲海边,想穿着白衣跳入大海融进晚霞。但他发现海边最美的亭子里有个和尚在念佛,于是他想两小时后再来壮烈优美地自杀。不料两小时后,他发现亭子里又换了几位和尚。一天下来,他认识了几位和尚,却自杀未遂。他找和尚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里常有人自杀,和尚们便自愿来值班,不再想自杀的人很多便当了和尚。“怪不得这里有这么年轻的和和尚。”林清玄发现这个秘密后很高兴,“我不想出家,于是又回到了台北的家。”

    2、而立之年,转向佛法。

    林清玄31岁那年,“尽管已是报社一级主管,文学创作也得遍大奖,但我总感到空虚感受在困扰我,觉得最好的东西没有写出来,这时我看到了印度的《奥① 林清玄:《林清玄文集〃青山元不动》,作家出版社1992年第65页

    ② 谭桂林:《佛学与中国现代作家》,人文杂志1993年第4期第15页

    ③④ 朱晓华《生命的大美》,中国文化报2000年12月1日

    共 11 页 第 2 页

    200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论文

    义书》,里面有一段话:‘一个人到了30岁,要用全部时间来觉悟,不觉悟的话,就是一步步走向死亡的道路。’让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接下来的日子,林清玄每天都生活在矛盾的思考里,三个月后,他终于作出了抉择——辞职。林清玄转向佛法,寻求解脱现代人心灵痛苦的真谛,并把“法喜”以生花的妙笔写出来和世人分享。

    (四)佛教居士

    1985年初,林清玄正式成为佛教徒,背依阳明山,隐居了两年,潜泳于浩大的佛教经典中,然而,“他决不是一个佛教徒,他强烈的入世精神使他无法斩断情网,清净六根,热爱乡土关怀社会之情时时溢于笔端。”①从此,林清玄将佛教的智慧潜移默化,融于他的气息和血脉,成为他观照世界万物和人生世相的凭藉和指南,而他的散文创作也进入另一番境界。

    二、 林清玄禅思散文的思想内容

    林清玄正式成为佛教徒后,便开始把佛教思想融入文学创作,用文学的语言去宣扬佛经、佛教观念。正如楼肇明先生指出:“林清玄散文艺术风格中最为醒目的创造性贡献,是他将东方的审美智慧与佛家的哲学情怀引进到散文艺术中来了。”②佛学情怀的浸润使得林清玄的散文在散文丛林中独具一格,形成了颇具特色的“禅思散文”系列作品。而他的“禅思散文”作品集在台湾新书排行榜上,连续七年榜上有名。林清玄把他的“禅思散文”作品获得的成功,归为佛学智慧所赐。

    禅法或称禅定,是指佛教修行坐禅中住心于一境冥思妙理。禅定与持戒、布施、忍辱、精进、觉悟合称“六度”,是成佛的基本功夫,又是“戒、定、慧”三学中的重要过渡环节。林清玄作为佛教徒,他吃素、诵经、拜佛,但他说:“我希望自己在心里出离心,但仍然做入世的事业,也就是说,我不要失去我的人间性。”③ “我所信奉的佛法,并不是为了要切断我们的生命体验,或斩断我们与生活的关系而存在。相反的,我所信奉的佛法,是为了加深我们生命的体验,使① 徐学:《心如明镜台——林清玄散文漫论》,台湾文学选刊1990年第5期第32页 ② 楼肇明:《书写文化和被文化书写》,浙江文艺出版社2002年第125页

    ③ [台]郭乃彰:《林清玄拈花菩提〃清泉初唱——访林清玄“现代佛教徒形象”》,作家出版社1993年第89页

    共 11 页 第 3 页

    彭友蕾:林清玄散文中的佛教思想探微

    我们与生活的关系更加和谐与圆满。”(《有情菩提自序》)这说明,林清玄的散文创作,注重现实人生,用佛教的思想去观察、感受、表现人生,这就是他的“禅思散文”,其特质,可以概括为是佛学的,又是人间的 ;既充满宗教色彩,又不无文学情趣,既有论说性,又富有抒情性;既继承了丰厚的文化传媒,又具备现代性的内涵。面对现代社会的现实,“禅思散文”常常介入,加以分析和评说,加以反思和褒贬,因而具有现代性的内涵。

    林清玄禅思散文的思想内容,大致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人间美好一面的赞美。

    佛教作为宗教形式,毫无疑问有避世出世、超脱红尘、“往生极乐”的思想倾向。但林清玄认为:往生净土的理想不能理解成“隔离人间”、“背弃人间”,人应该在人间修行,“红尘里就有菩提”,所以,对人间的美好的一面,他的“禅思散文”就总是加以渲染、加以赞颂、加以佛学意义上的升华;也因“我佛有慈悲之心”生出无限爱意,所以他赞美博爱——博爱的精神、博爱的行为、博爱的人。他的博爱宣言是:“人不要怕爱,爱固然使我们系缚,使我们燃烧,是我们烦恼,但同样是爱,也坚固我们,成就我们,超越我们,使我们走向菩提的道路。”

    他赞美人间的亲情,称母爱是“我们心灵永久的护岸”(《心灵的护案》),怀念父亲对自己特殊形式的关怀(《期待父亲的爱》)。他赞美童心:“小孩子纯真,没有偏见,没有知识,也不判断,他只有本然的样子,或者在小孩子清晰的眼中,我们会感觉那就像宇宙的某一株花、某一片叶子,他们的眼泪就是清晨叶片上的一滴露珠。”(《姑婆叶随想》)

    孩子是经常出现在他文中的形象,作者从孩子身上发现了许多纯真而美好的品质。他甚至说:“孩子就是我的禅师,他是为了教育和启发我而投生做我的孩子。”他以孩子的言行来禅悟,这使我想到了李贽的《童心说》,想到了丰子恺的随笔与漫画。

    林清玄还赞美纯朴的生活,如《清欢》中所说:“当一个人可以品位野菜的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一个人在路边的石头里看出了比钻石更引人的滋味,或者一个人人听林间鸟鸣的声音感觉比提鸟笼更感动,或者甚至于体会了静静品一壶乌龙茶比起在喧闹的晚宴中更能清洗心灵??这些就是‘清欢’。”清欢之所以好,是因为它对生活的无求,它不讲究物质的条件,只讲究心灵的品味。

    共 11 页 第 4 页

    2002级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论文

    (二)对现实弊端的反思。

    前文提到,林清玄受到了“五四”时期的丰子恺、许地山等人影响,但是与他们不同,林清玄毕竟是生活在当代的人,他散文中的佛教思想更多的带有“人间佛教”的肯定现世的乐观色彩。对现实弊端的反思也就是“人间性”的突出表现。

    环境污染、金钱挂帅、生活放纵、性情暴戾这些现代生活、现代人的丑陋的一端,林清玄都投以关切。作为佛教徒的他满怀忧虑和悲切,却又带着宽容和期盼,带着“普度众生”的宏愿,“祈望着众生都能在世间觉悟,都能在生活中的得到智慧,都能化烦恼为菩提”“能多一点点醒转,少一点点迷梦”。(《凤眼菩提自序》)

    林清玄获中华文学奖首奖的作品《黄昏菩提》,写到了“城市某些令人忧心的品质”,作者所目睹的车祸、吵架、骚动的黄昏街景,对“惊疑、焦虑、匆忙、混乱”以及“无知”的都市人充满感慨,但在最后结尾时,作者又“感恩这人世的缺憾,使我们警醒不至于堕落,感恩这都市的污染,使我们有追求明净的智慧”,而“最大感恩是,我们生而为有情的人,不是无情的东西,使我们能凭借情的温暖,走出或冷漠或混乱或肮脏或匆忙无助或无知的津渡,找到源源不绝的生命之源。”

    (三)对自然的感悟。

    大自然中的日月星辰、彩虹白云、细雨微风、高山流水、花鸟虫鱼,都让林清玄有所感悟。他在《清凉菩提自序》中写道:“只看着菅芒花那样简单地生活着,我就充满了感动,生活里事实上充满了这样的感动,一片掉落的枯叶脉络,一颗被溪水冲圆的卵石纹理,一轮偶然从乌云中破出的孤月,一株被踩扁又挣扎站起来的小草,一片刚刚飘落拾起来还带着香气的花瓣??,但愿每天都有一些小小的感动,小小的悟,它们随着风飘进我的心窗??”从自然中感悟出哲理,禅理,以禅的眼光去观察自然、表现自然,这使得林清玄的散文对自然的描写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禅趣,有点类似于印度诗人泰戈尔的散文诗。

    三、林清玄禅思散文的艺术特点

    (一)化佛教思想为独特的生命体验。

    在林清玄的十部“菩提系列”禅思散文中,大量引用了佛家词汇、佛教的典

    共 11 页 第 5 页

    篇三:谈二十世纪中国佛教散文

    谈二十世纪中国佛教散文

    作者:青平 [2001-12-15 8:53:09]

    中国佛教文学的渊源流长,繁荣不衰是与佛教文化作为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密切相关的。宋、元、明各代的理学家们,如周、程、张、朱、陆、王诸大家,在青少年时期都有“出入佛老”的治学经历,他们的著作都带有佛教思想的痕迹。自佛教创立时起,文学就成为佛佗随缘说法的方便之门,从而产生了伟大富丽的佛教文学。在近代,佛教文化不仅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而且对于近代文化的发展,具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梁启超在他的《清代学术概论》一书中曾说过:“晚清所谓新学家者,殆无一不与佛学有关。”他们有的以佛学思想作为变法、变革的思想武器,有的以佛教文化作为研究对象,有的则以之建立自己的哲学体系,有的则以佛学思想作为文艺的创作思想或重要题材。由于认识到或相信佛教的根本精神在于指导人

    爱情佛经经典名句散文

    们破妄显真、出迷还觉、转识成智,因而,佛学复兴思潮的中坚人物章太炎和梁启超等,无论政见如何不一致,他们却都将佛学的振兴当作改造国民精神的必要途径;由于章、梁等人大师身份的影响,他们从启蒙主义的立场所掀起的佛学复兴思潮给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影响是深刻而久远的,它带给了现代作家们对佛教的一种比较普遍的亲近心态,老舍、叶圣陶、郑振铎、郁达夫、许地山等就是这样。它还启发了现代作家们注意以佛教文化为基点之一来思考中国新文化建构的多元途径。二十世纪中国佛教散文便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下开出了灿烂的奇葩。如敬安的《纪梦》,梁启超的《惟心》,杨度的《菩提三偈序》、《江亭词序》、高鹤年的《名山游访记》,弘一的《人生之最后》、《最后之忏悔》、《南闽十年的梦影》,郁达夫的《花坞》,郑振铎的《大佛寺》、《大同》、《云冈》,夏丐尊的《弘一法师之出家》,丰子恺的《告缘缘堂在天之灵》、《还我缘缘堂》、《无常之恸》,叶圣陶的《两法师》,老舍的《宗月大师》,俞平伯的《独语》,冯至的《沾泥残絮》,何世光的《健康随想》,黄靖雅的《你将如何穿越死亡的门限》,林新居的《独坐一炉香》,林清玄的《悲欣交集》〔1〕等等。这些散文,记人叙事、写景抒情、说理析物、 谈天说地,尽管作者与佛教之关系有密有疏、或近或远,但他们大都对佛教怀有一种亲近、敬仰的心态。阅读这些作品,我们可以亲切地体味到佛教文化的影响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带来的那种别致的情趣、那种别致的韵味与那种别致的境界,比读禅诗、变异故事更贴近心灵,它随和、自然、清新。

    一、阐释佛理,强调要摒除物欲,哀乐全无

    梁启超在《惟心》这篇散文中,直陈并发挥他的“三界唯心”说,“境者心造也,一切物境皆虚幻,唯心所造之境为真实”。认为面对同一客观境物,各人的心境不同,看法就不相同:“同一月夜也琼筵羽觞,清歌妙舞,绣帘半开,素手相携,则有余乐;劳人思妇,对影独坐,促织鸣壁,枫叶绕船,则有余悲。”因此,世界上没有物境,“但有心境而已”。他还认为事物的一切属性都不是事物所固有的,而是人的生观感觉的产物,以颜色为例说:“戴绿眼镜所见物一切皆绿,戴黄眼镜者所见物一切皆黄”。因此事物之绿和黄“其分别不在物而在我,故曰‘三界唯心’。”文中,他还对禅宗六祖慧能关于“风幡之议”的一段话“非风动、非幡动、仁者心自动”特别欣赏。因此,梁启超要求人们不要产生什么乐、忧、惊、喜,否则就是“知有物而不知有我,谓之我为物役。亦名曰心中之奴隶”;号召人们“明三界唯心之真理”、“除心中之奴隶”。这种哲学思想必然在人的世界观中排除物欲、物境起积极的作用,它与欧阳修《秋声赋》要人们免除“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的自安自足思想,和苏轼在《前赤壁赋》中的旷达、随遇而适的自我解脱精神相吻合,全文即在告示人们:人人要平心静虑,快乐不在外界,幸福在自我心中,唯有经过静思熟虑,少欲知足,克己为人,自己才快乐,一切苦恼从此熄灭。

    中国近代史上的怪杰杨度,一生思想以多变著称,曾是臭名昭著的帝制祸首、“复辟余孽”,到晚年成为共产党人。对如此跌宕起伏的奇特经历,他在1927年春的《江亭词序》中开首即言:“盖人生哀乐全由心境,境既生心,心复生境。于境若有爱憎,于心即有哀乐。实则,哀即是乐,乐即是哀,境即是心,心即是境,对待相消,了无一物,自非圣人,不能悟此!”他总结自己一生政治生涯和思想上的三次变化,认为皆出于心境的转变。在《菩提三偈序》中,提出“菩提三偈”说,禅宗历史相传,五祖弘忍为选嗣法弟子,曾命大家各作一偈。时神秀作偈,弘忍认为“未见本性”。慧能也作一偈,得到了弘忍认可,并秘密传授衣法,为第六代祖。杨度对这一段公案重新作了解释,认为神秀、慧熊二偈,均未见本性,于是再作一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尘埃即无佛,无佛即尘埃。”名为“菩提三偈”,认为世间佛事,必须通过三关才能达到究竟佛地。“本事众生,皆有佛性,自性自迷,遂生魔境??当其一心系佛,佛是心魔,未及双空,自然两有。此乃道所必经,事无可避。如是境界名为第一。”“一念不生,万缘俱寂,如是境界,名为第二。”“??一切世法,皆为佛法。本来无佛,亦无众生,行住坐卧,无非佛土,吃饭著衣,无非佛事,时时皆佛,处处皆佛,惟一真心,应缘而动,动而无动,缘而无缘。无心而心,自然是佛,如是境界,名为第三关。”

    二、开示佛教人生观、抒无量广大的慈悲胸襟,弘扬高尚的伦理道德和精进戒持的精神

    弘一大师,俗名李叔同,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高僧。早在出家前就对书、画、戏剧、金石、音乐等下过很大的功夫,获得较高的成就,出家后,不仅严格按照戒律修持,过着苦行头陀的生活,而且对佛学进行了深刻的研究,撰著了不少律学著述。《人生之最后》、《南闽十年的梦影》、《最后的忏悔》即是他佛学人生观与真实生活体验的写照。在《人生之最后》中他以宽广坦荡的胸襟面对人们胆惧的死亡,告诫佛教徒们对生的态度与具体应对,强调要平时修养,洁净清心,妄念铲除,一心向佛方能从容迎接“人生之最后”。在《南闽十年的梦影》中他表现出一个高僧谦逊、详和、一生修持、勤于律己、一心向善的生活作风。文中告诉养正院学僧们牢记:“相信善恶因果报应,和诸佛灵感不爽的道理。就我个人而论,已经将近六十的人了,出家已有二十年,但我依旧喜欢看这类书——记载善恶因果报应和佛菩萨灵感的书”“??我要常常研究这类书,希望我的品行道德一天高尚一天,希望能够改过迁善做一个好人。又因为我想做一个好人,同时我也希望诸位都做好人??”多么慈祥、谦逊的老人哪!以至于谦逊得让人心痛。佛教给予弘一法师一颗透明、广大的心。他常对自己的言行加以反省,对自己总也不满意,说:“回想我在十年之中,在闽南所做的事情,成功的却很少很少,残缺碎破的居其大半。所以,我常常自己反省,觉得自己的德行实在十分欠缺。因此,近来我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二一老人’,什么叫‘二一老人’呢?记得古人有句诗‘一事无成人渐老’,清初吴梅村(伟业)临终的绝命词有‘一钱不值何消说’,这两句诗的开头都是‘一’,所以我就用来做自己的名字,叫做‘二一老人’。”在法师这是他对自己、对生命的严肃不苟,律己甚高,在我辈读罢应发大忏悔:因循苟且、碌碌无为实是罪过,弘一法师面对生死关头的大喜大悲大彻大悟在绝笔“悲欣交集”四个大字中凝聚,用林清玄(台湾作家)在《悲欣交集》散文中所言:“它写下了人生遗憾与悲悯的最后注脚”,“有如在黑夜中见到晶莹的泪光”。他的圆寂,安然坦然,无牵无挂。

    丰子恺是现代著名散文家、画家、文艺理论家。在其师弘一法师的影响下皈依佛法,为在家居士,是现代文学史上以文艺弘扬佛义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散文集《缘缘堂随笔》所收《还我缘缘堂》《告缘缘堂在天之灵》写于抗日战争时期,以佛教精神,为仁者歌,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罪行。《告缘缘堂在天之灵》祭告他与弘一法师以抓阄办法定名为“缘缘堂”的寓所在战火中烧毁,爱教爱国与憎恶侵略者的感情十分浓烈。文中追叙了自己被暴寇所逼不得不与缘缘暂时分手的过程,眷恋之意流溢其中。然后描述了缘缘堂设置情调

    的谐和、安适:中堂是弘一大师的一幅对联,文为华严经句“欲为诸法本,心如工画师”;一架风琴的上方又挂有弘一大师长对,文为“真观真净观,广大智慧观,梵音海潮音,胜彼世间音”。因此文中写道:“我给你赋形,非常注意你全体的调和”,“故你是灵肉完全调和的一件艺术品”。然后浓墨重彩地描绘了春夏秋冬缘缘堂的景致,于是发出呼喊:“你是我安息之所,你是我的归宿之处。我正想在你的怀里度我的晚年,我准备在你的正寝里寿终,谁知你的年龄还不满六岁,忽被暴敌所摧残,使我流离失所,从此不得与你再见!”末了,以宽大胸怀、深切的爱国情义、必胜的信念收束全篇:“我们为欲歼灭暴敌,以维护世界人类的和平幸福,我们不惜焦土。你做了焦土抗战的先锋,这真是何等光荣的事。最后的胜利快到了,你不久一定会复活!”在另一篇散文《佛无灵》中,丰子恺阐述了佛教戒律中戒杀护生的思想,并以不完全超脱于尘世之外地将他的戒杀护生的观点,运用于反抗侵略和维护和平。文中明示他心中的佛教不是那些与民间迷信混同在一起的佛教。相反,他对佛教中一些自私自利的人深恶痛绝,表示“不屑与他们为伍”,认为“这班人多数自私自利、丑态可掬,非但完全不解佛的广大慈悲精神,其我利自私之欲且比所谓不信佛的人深得多!他们的念佛吃素,全为求私人的幸福,好比商人拿本钱去求利。”又说:“信佛为求人生幸福,我绝对不反对。但是,只求自己一人一家的幸福而不顾他人,我瞧他不起!”

    三、崇仰大师伟大的人格,抒发虔敬仰慕之情

    这类散文,当首推老舍先生的《宗月大师》。散文写得声情并茂,感人至深。文中老舍对宗月和尚满怀虔敬怀念之情,并感谢他以佛心引领自己向善。自幼家境贫困的老舍,颇得这位出家前曾是侠肝义胆的满清贵族的无私帮助与栽培,“他(出家前的宗月大师)是阔大爷,他只懂得花钱,而不知道计算。人们吃他,他甘心教他们吃;人们骗他,他付之一笑。他的财产有一部分是卖掉的,也有一部分是被人骗了去的。他不管,他的笑声照旧是洪亮的。”文中记叙了就是这样一个视财物如空无、热心帮助穷困人们、好善乐施的“刘大叔”,真诚地给予老舍和周围人们许许多多帮助,一个“金子里长起来的阔少爷”在日渐行善、修持、念诵佛经之后成了一座大寺的方丈,但又由于他的乐善好施,一心救苦救难,大庙容不了他,他便奔忙于无任何产业的小庙,个人精进修持,解人之迷觉,继续为人作善事,老舍不无崇敬地写道:“他是坐化的,火葬后,人们在他身上发现许多舍利”;“没有他,我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入学读书。没有他,我也许永远想不起帮助别人有什么乐趣与意义。他是不是真的成了佛?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确相信他的居心与言行是与佛相近似的。我在精神上物质上都受到过他的好处,现在我的确愿意他真的成了佛,并盼望他以佛心引领我向善,正像在三十五年前,他拉着我去私塾那样!”在老舍心中,佛便是像宗月大师这样德高心善、无私自持的人。

    叶圣陶先生以对佛教的亲近心理和对法师仰慕之情写下了真挚感人的《两法师》,两法师的外貌形态、神情、学问的渊博、精进的高深一一活现在文中,可叹叶老的大家手笔。散文从写叶老准备去会见弘一法师(李叔同)写起:“在到功德林去会见弘一法师的路上,怀着似乎从来不曾有过的洁净的心情,也可以说带着渴望”;接着插叙对弘一法师出家前后的一些了解,追叙自己向丰子恺先生提出见一见法师的希求和在一星期以前亲睹了坐在人力车上一闪即过的弘一法师:“第三辆一霎经过时,我见坐着的果然是个和尚,清癯的脸,颌下有稀疏的长髯,我的感情有点激动,他来了!??”至此,叶老的崇敬心理和弘一法师的形象得到初步展现。然后再描述去功德林一路上对法师的惴度和得以会见法师的情景,弘一法师是“带笑的容颜,细小的眼眸子放出晶莹的光??”“??悠然数着手里的念珠”“凝思”;再写弘一法师回答来客话语的“简短”“殷勤”,“有如倾诉整个的心愿”;再写弘一法师的为不能研究一事,以勤殷真挚的神情说“惭愧”,叶老认为“他一心持律,一心念佛,再没有站在外面去的余裕,哪里能有研究呢?”暂写罢弘一法师,然后随弘一法师约见了印光法师。印光法师是本世纪净土宗的著名代表,自行化他,因而弘一法师对之无比尊敬,

    文中写道:“他(弘一)从包袱里取出大袖僧衣来,恭而敬之地穿上身,眉宇间异样的静穆”,然后对印光法师“屈膝拜伏,动作严谨且安详”,叶老倍受感染:“我心里肃然”。两位法师已俱在眼前,叶老对他们合写,说:“弘一法师与印光法师并肩而坐,正好绝好的对比,一个是水样的秀美、飘逸;一个是山样的浑朴、凝重。”两位法师在叶老的心中,弘一法师是那种“春原上一株小树,毫不愧怍地欣欣向荣,却没有凌驾旁的卉木而上之的气概”,印光法师是“一般信徒用意想来装塑成功的偶像”。

    台湾作家林清玄(1953—)作品有菩提系列散文十种,以文艺弘扬人间佛教精神,在台湾出版两年即重印四十余版,声名远播台湾及海外,是台湾写作佛理散文的代表人物,他的《悲欣交集》以六个短篇赞扬和评价了弘一法师的伟大高尚的人格,抒发敬拜仰慕之情,文字清丽,像一串串带露的鲜果以飨读者。

    四、发愿行脚,遍游名山,参访知识,开拓心胸

    在发愿行脚、身体力行、遍游名山以此作为散文写作题材的二十世纪佛教散文当首推高鹤年的《名山游访记》。高鹤年在他的散文集《名山游访记》中,详细记述了他游历名山的整个过程和他的真实行历感受,把一路所见千奇百状的山景、庄严肃穆的古刹、与僧人的缘遇、交情和对佛理的不断参悟、心胸的不断开拓,全都一一详尽道来,最有名的篇目是《南岳游访记》、《普陀山游访记》《九华山游访记》,文中表现了一个不以忧患动其心,不以寒暑易其志、栉风沐雨、劳瘁不辞的行者形象——高鹤年本人。我们不得不为他那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

    郑振铎是我国现代著名作家和文史家,他对中国佛教名刹古寺是不惜脚力尽行参访,然后写下经过和感受体验,其间表现出的思想深度和强闻博识不免使人读后惊叹,叹后又读。他在游历了大佛寺后写下的《大佛寺》,在描写了佛寺的构筑摆布后,他的体验是:“你是被围抱在神秘的伟大的空气中了。你将觉得你自己的空虚,你自己的渺小,你自己的无能力;在那里你是与不可知的运动、大自然、宇宙相遇了。你将茫然自失,你将不再嗤笑了。”他慨叹:“那些信仰者是有福了,呵,我们那些无信仰者,终将如浪子似的,似秋叶似的萎落飘流在外么?”于是,他带着“庄严的佛地送来的压迫”的心情去瞻仰了古佛,最后感叹:“呵,怕吃辣的人,尝到一点辣味已经足够了。”他的《大同》、《云冈》记载他游访佛教圣地的经过,所到之处,每一山、每一窟、每一洞、每一寺、每一龛都进行了详尽的描绘,引经据典,旁征博引,熟悉文史之程度,让人折服。他是带着对祖国艺术文化宝库的无限珍爱和佛地的向往以及对佛教文化景观的仰视之情写了这么多优秀的散文的。

    郁达夫少年时酷爱龚自珍诗,并由此接近禅学,曾被日本诗人誉为“仙佛才兼古亦稀”,其游记散文对佛教文化景观多有描绘,在他的《花坞》中,以清丽的笔触介绍描述花坞的得名及周围的景致,突出花坞的特色:“竹木萧疏,清溪蜿绕,庵堂错落。尼媪翩翩,更是花坞独有迷人风韵!”文中追叙十年前留给他很深印象的一位带发修行的老比丘尼,对她的洒脱、超俗的风度尤生敬心,念念不忘,说是“这老尼的风度,和这一次逛花坞的情趣,我在十年后的现在,还在津津地感到回味。”随后叹息十余年来的变革,花坞再不是处女时期的模样,她的神韵有所破坏。为此,他略表叹惋。不难看出,郁达夫追求寻觅的理想的洁净之地该是一番什么境地。

    相关热词搜索:名句 佛经 散文 经典 爱情 佛经里的经典爱情名句 佛经关于爱情的名句

    • 爱情佛经经典名句散文 相关文章: